主页

选秀里的人工造糖你嗑的cp中枪了吗?

  2018年以来,随着选秀网综及耽改剧的爆红出圈,“CP”越来越被证实为一种艺人红利——

  《偶像练习生》中“异坤”“毕侃”“长得俊”等CP都曾跻身微博CP超话榜高位,让选手收获了更广范围的关注;《镇魂》《陈情令》高热度破圈的背后,离不开剧里剧外两对CP“巍澜”“博君一肖”的“甜”,除去官宣恋情的白宇外,两对CP的另外三人也成了年度“顶流”。

  虽说“嗑CP”的行为一直都在,但选秀网综和耽改剧无疑让这个概念更加出圈,连吴京、章子怡都会被“安排”。2019年《攀登者》上映时, “吴京章子怡CP感”的话题就登上了微博热搜第一。

  在这样的环境下,CP慢慢脱离“自由生长”的阶段,进入了“人工造糖”的工业化初级阶段。今年的几档选秀播出时,部分综艺宣发公司已经有了“造CP”的业务。毒眸(微信ID:DomoreDumou)了解到,基础流程大概分为几步:平台提供大热选手的名单,宣发公司根据节目内容围绕这些选手做内容产出及渠道推广,甚至会在节目录制现场安排写手和画手。

  而一位影视出品公司的工作人员也告诉毒眸,目前已经开始了对将上映作品的CP的策划,比如在微博上养“CP粉”号,以及一起沟通互动事宜等等,其中一方甚至已经开始为日后“CP转唯”的“解绑”做好了准备,开始培育粉丝里的KOL。

  所以,一个残酷真相是:CP粉眼中那些“被窥探的所谓温柔证据”,其实早就被造糖者写进了剧本里?

  仙侠剧《琉璃》热播,其中饰演男女主角的成毅和袁冰妍组成的“冰橙汁CP”也迅速走红,一度窜到微博CP超话榜第二位。因为在见面会直播上大方还原剧中吻戏情节,而让无数CP粉“上头”,“冰橙汁”更是成为了今年的大势CP。

  但这对CP最终也难逃“解绑”结局,在9月20日收官的云歌会上,二人全程无互动,再加上本人亲自下场“避嫌”,令无数CP粉心碎,“冰橙汁CP”超话下滑到第十一位。(点此阅读:CP营业、售后暴雷,当“发糖”成为一门生意)

  “人造CP”的出现毫不意外,毕竟这实在是个过分“暴利”的巨大蛋糕。2018年,《镇魂》二位主演的CP站子“肆月山河”便引起大面积讨论,他们售卖的双人PB(Photo Book,即照片集)在开售一小时左右,预定数量就超过了15000册,截至链接关闭,总销售额超过了260万。“肆月山河”也因此被粉丝戏称为“锦鲤”、“站姐神话”。

  前段时间刚刚杀青的电视剧《皓衣行》中二位主演则被预定为下一个“爆款CP”,在微博上搜索二人生日“0409x0728”,已经有超过100个双人站。有消息称,目前《皓衣行》的单人正脸路透图已经开价十元一张,20秒以上的双人视频五百元起步,双人路透图则已经“没处买了”。在这种暴利驱使下,CP真不真不重要,每个站姐都想成为下一个“神话”。

  据某宣传公司的mimi介绍,他们曾经与某节目组进行过“同人产出”相关的业务合作,而在项目进行过程中,需求落点逐渐偏移到了“制造CP”上来。mimi向毒眸复盘了“人造CP”的全过程——

  节目开播之前,他们会收到一份名单,上面是已经配好对的姓名。每期节目播出后,他们需要第一时间进行二倍速观看,并且记录下来已配对的CP们的“糖点”。mimi解释道,“一开始我们记录的是二位的互动,包括聊天等等,后来发现,即使是一个对视也不能错过,不然内容就不够了。”

  拥有“糖点记录”之后,他们会开始着手安排产出,包括图文安利、CP段子、动图制作、视频剪辑、绘画、同人文等在内的各种形式,都将根据这份记录被产生。在mimi的微博登录界面,有多个账号可供切换,她的任务就是保证这对CP有几个账号在稳定地产出相关内容,这些账号有的隶属于她所在的公司,有的则是节目组给的联系方式。

  公司每周需要向节目组上交周报,其中包含这周发布内容的链接以及互动数据。而节目组也会每周根据情况更新CP名单,替换一些看似“红不起来”的人。

  选秀节目则永远是CP的培养皿。前不久刚开始的《青春有你3》海选现场,便已经有两位选手牵手的路透照片流出,尽管转发评论都在对这一举动表示疑惑,但毋庸置疑的是,CP已经成为选秀节目中的“一大杀器”。

  在mimi看来,2018年的《偶像练习生》是选秀节目中CP模式的典范。“《偶练》的自然生态很好,虽然CP很多,彼此之间难免有冲突,但总体是一个百花齐放的感觉,应该是自然形成的,很难通过操控达到那种氛围,好的CP氛围对节目本身的助力也很大。”而与之相比,今年的选秀节目在CP营销上则透着一股“刻意感”,不管是将CP名打在公屏上,还是后期剪辑中的粉红泡泡,都是“官选CP”赤裸裸的铁证。

  总之,无论是公司安排,还是利益绑定,“人造CP”正在入侵着曾经自由生长的“CP生态”。

  然而宣发公司这条工业造糖产业链,也并不能做到逆势而为。丰富的设定和产出,并不能让一对极少互动,活粉很少的CP获得高人气。

  虽然mimi最早接到的由节目组提供的CP名单,最后出道的所有人几乎都在列,但是在这样按需生产的工业链下,有时甲方对CP数据的“KPI”要求,违反了一对CP正常发酵以及积累活粉的客观规律。

  在高指标的KPI要求下,不少甲方会要求宣传公司第一期结束马上要有产出,但从正常规律来说,很多观众第一期都还没有“入戏”,甚至记不清出场选手的长相,并不适合立即推CP。所以部分宣传公司的策略,便是第一期先做单人产出。“但第一期就有产出也很夸张,凭什么第一期看完就会疯狂喜欢一个人然后给他产出呢?”mimi说。

  甲方给到的名单还有一个问题,便是会按照选手的人气、所属公司来划分出三六九等,以此来匹配CP。但有时两个人气高的选手并没有什么互动,反而是在甲方视野之外的选手能脱颖而出。“所以我们甚至会买假数据,或者找一些莫须有的糖点,就为了完成kpi。”

  在选秀的人工造糖里,即使是选手本人主动参与其中,如果不是建立在长期的、真实的友情基础上,也很难因此吃到太多的“CP红利”。一位参与过去年的选秀,但人气停留在中位圈,并没有出道的爱豆也告诉毒眸,他在进入比赛后,会多让自己和上位圈的选手打交道,也因此收获了不少镜头,但比赛结束后,这样带来的人气也并不会长久。

  从过去几年的案例来看,“民选”,即从大众层面发酵起来的CP才真正具有长久的生命力,“官选”想成功,要么需要与“民选”意志相符,要么就是在“民选”浪潮中顺势而为。

  从《声入人心》《明日之子4》早期就参与其中的CP粉发发告诉毒眸,在这些节目早期,粉丝就会自发在豆瓣小组和微博“舞CP”,像起哄一样把所有人按照CP格式来起名字、写段子。“比如《声入人心》,阿云嘎和鞠红川他俩的互动比较‘直男’,没什么CP感,但是仍会被拉郎,拿他们的大势CP来起名字,叫‘龙争虎斗’;《明日之子4》的选手鞠翼铭和任胤蓬在节目里交集很少,会被大家起名叫‘鞠然任识’。”

  而当官方观察到了“民选”的热烈后,也会适当在节目后期制作时给到这些CP更多的互动镜头。另一位《声入人心》粉丝狗子就对毒眸说,节目最初给到镜头最多、将互夸的内容反复剪辑的那对CP,人气并不高,反而是前期镜头并不多的几对CP成为了热门。

  另一位营销公司的负责人也对毒眸表示,当“民选”拥有足够的规模后,一些反应较快的节目组也会迅速调整策略。在他看来,今年的明日之子虽然也有营销介入,但还是相对野蛮、自由生长的,而且策略跟着大众的趋势走。“比如像宇宙洪荒这种,他们本来就是有火花的,而且两个人也有热度,人气比较高,这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吧,稍微推一下就起来了。”

  CP圈里有两首名曲,以CP一方的口吻唱CP故事的《真相是假》和《真相是线月,唱的是“我告诉你不要相信那些表演出来的情啊爱啊”“你看过的温柔都是假,爱意也全都是假”;后者发布于2018年4月,唱的则是相反的故事“世人猜测真的假的不信宿命,可我早把他安排进全部余生里”“我们曾在高朋满座中,将隐晦爱意说到最尽兴”。

  而当“人工造糖”逐步工业化的当下,CP粉们还在乎真相是“真”或是“假”吗?

  “糖,官推的还是自然的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这个糖经不经得起挖掘。”发发告诉毒眸。比如一个简单的“整理衣服”,它发生在什么样的情境下?频率怎么样?两个人过去共同的故事是怎么样的?两人性格分别是怎么样的?两人相处的模式是怎么样的?如果这些都经得起挖掘,那这个“糖”就是立得住的。

  “真正好嗑的糖,应该是就像海平面上露出的小冰山,小冰山下方还应该有庞大的未被发现的部分。”狗子总结到。“民选和官推还有一个最大的差别,就是可被粉丝猎取的丰富性,除非官推撞到了真感情好,否则被粉丝挖铲就没了,不好玩。”正如《真相是真》所唱——“那些被窥探到的所谓温柔证据,其实不过万分之一;在无人的角落里,有更多浪漫秘密。”

  而除了CP自身的发糖之外,另一位CP粉晓文也向毒眸说起关于“嗑CP”的另一种快乐:“维持住粉丝们嗑爱情的,可能更多的是衍生出来的文艺作品。” 这俨然成了另一种维度的“人工造糖”,粉丝的不断产出也在反哺自己对CP的感情——

  “博君一肖”虽然已经快一年不同台,CP站子产出的写真仍然能卖出百万销售额;“深呼晰”已经一年半未同台,B站UP主白芋头CHARVIS创作的两人伪合唱视频,到了今年9月还在更新,伪合唱视频中最高播放量还超过了23万。

  当CP这件事情被愈发频繁的提及,它的暧昧属性正在慢慢褪去,更大范围的人参与进来后,CP更像是一个“梗”,一个段子,艺人自己似乎也乐于参与到这场“喜剧人”式的“人工造糖”中,性质更像是起哄。

  比如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中的海陆,会在微博上评论自己和万茜的CP视频;出席活动时挽着陆柯燃手的虞书欣,会笑着说“欢迎来到我们的婚礼”;“新裤子”乐队的贝斯手赵梦,在微博上放出了和“重塑雕像的权利”乐队的刘敏的合照,说“磕梦敏CP的满意吗”;本不相识的两人,Mandarin的鼓手安雨和气运联盟的鼓手胡宇桐,甚至因为粉丝写作的同人文而加上了微信……

  一位旗下艺人参与过“101”系选秀的相关人士告诉毒眸,自己公司的艺人曾因为和另外一家公司的艺人的CP,人气蹿升。在比赛结束后,两人还特意安排了几次出行旅游,“专门为CP粉营业安排的,包括微博合照什么的。”以此来维持两人的人气。但事实上,两人都有各自的恋爱对象。

  对这些艺人而言,如果只要跟另外一个人卿卿我我就能获取流量,获得粉丝真金白银的支持,那专注业务水平反而成了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儿。又说回来,无论一对CP的真相是真是假,反正流量是真的,对CP粉来说,获得的快乐也是真的,这就够了。